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發展方案

導言
近日,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教育部印發《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發展方案(2020—2025)》稱,到2025年,以國家重大戰略、關鍵領域和社會重大需求為重點,增設一批碩士、博士專業學位類別,將碩士專業學位研究生招生規模擴大到碩士研究生招生總規模的三分之二左右,進一步創新專業學位研究生培養模式。

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教育部關于印發《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發展方案(2020-2025)》的通知

國務院學位委員會辦公室(教育部學位管理與研究生教育司)負責人
就《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發展方案(2020-2025)》答記者問

自1990年開始設置和試辦專業學位教育以來,經過30年的努力和建設,我國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取得了顯著成績,專業學位類別不斷豐富,培養規模不斷擴大,2020年招生規模已超過研究生招生總量的一半,培養模式持續改進,培養質量得到了社會認同,有力滿足了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對高層次應用型專門人才的需要。【詳細】

成績與挑戰

成績

一是 完善了我國學位制度,開辟了高層次應用型專門人才的培養通道,實現了單一學術學位到學術學位與專業學位并重的歷史性轉變。

二是 探索建立了以實踐能力培養為重點、以產教融合為途徑的中國特色專業學位培養模式。

三是 培養輸送了一大批人才。截至2019年,累計授予碩士專業學位321.8萬人、博士專業學位4.8萬人。

四是 有力支撐了行業產業發展,針對行業產業需求設置了47個專業學位類別,共有碩士專業學位授權點5996個,博士專業學位授權點278個,基本覆蓋了我國主要行業產業,部分專業學位類別實現了與職業資格的緊密銜接。

五是探索形成了國家主導、行業指導、社會參與、高校主體的教育發展格局,積累了中國特色專業學位發展經驗。

挑戰

一是 對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的認識需要進一步深化,重學術學位、輕專業學位的觀念仍需扭轉,簡單套用學術學位發展理念、思路、措施的現象仍不同程度存在。

二是 碩士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的結構與質量問題并存,類別設置仍不夠豐富,設置機制不夠靈活,個別類別發展緩慢,培養規模仍需擴大,培養模式仍需創新,培養質量亟待提高。

三是 博士專業學位發展滯后,類別設置單一,授權點數量過少,培養規模偏小,不能適應行業產業對博士層次應用型專門人才的需求。

四是 發展機制需要健全,在學科專業體系中的地位需要進一步凸顯,人才需求與就業狀況的動態反饋機制不夠完善,與職業資格的銜接需要深化,多元投入機制需要加強,產教融合育人機制需要健全,學校內部管理機制仍需創新。

發展目標

  • 2025年,以國家重大戰略、關鍵領域為重點,增設一批碩士、博士專業學位類別
  • 碩士 專業學位研究生招生規模擴大到碩士研究生招生總規模的 2/3 左右
  • 大幅增加 博士 專業學位研究生招生數量
  • 專業學位與 職業資格 銜接更加緊密
  • 發展機制 和環境更加優化,教育質量顯著提升
  • 建成靈活規范、產教融合、優質高效、符合規律的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體系

改革舉措


擴大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規模,在碩士層次以增量調整的方式對學位點增設、招生計劃增加提供支持,在博士層次加大專業學位發展的支持力度;逐步增加一批適應現代社會的專業學位類別,建立靈活規范的類別調整機制。
 01
 02

在導師隊伍建設上,健全行業產業導師選聘制度,構建專業學位研究生雙導師制;在提高培養能力上,推進培養單位與行業企業共同制訂培養方案,共同開設實踐課程,設立用人單位“定制化人才培養項目”、實施“國家產教融合研究生聯合培養基地”建設等。


積極完善專業學位與職業資格準入及水平認證的有效銜接機制,在課程免考、縮短職業資格考試實踐年限、任職條件等方面加強對接,并推動專業學位與國際職業資格的銜接。
 03
 04

凸顯實踐創新,強化專業學位論文應用導向,碩士專業學位論文可以調研報告、規劃設計、產品開發、案例分析、項目管理、藝術作品等為主要內容,以論文形式呈現。博士專業學位論文強調產出應用創新性的成果。
遵循“誰提出、誰負責”的原則,提出設置專業學位類別的行業產業部門建立人才需求和就業狀況動態監測機制,支持行業產業參與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辦學,鼓勵其通過設立冠名獎學金、研究生工作站、校企研發中心等措施,吸引師生參與企業研發項目。
 05

媒體熱議

如何推動專業學位與職業資格緊密銜接

基于時代發展的客觀需求來看,經濟社會的迅猛發展導致應用型人才出現兩種基本發展趨勢:一是社會分工導致的應用型人才進一步分化,二是技術發展對于高層次應用型人才需求的進一步激增。從源于專業學位教育發展的自身訴求來看,“職業性”無疑是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的本質屬性,而與職業資格的銜接可以突出專業學位的職業屬性,同時也可以實現專業學位研究生的職業市場準入,保障專業學位人才質量的可持續提高。【詳細】

如何提高產業界對人才培養的積極性

《方案》提出,國家試點建設的產教融合型城市要積極支持參與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的行業企業,按規定落實各項優惠政策。企業參與聯合培養取得明顯成效的,按規定優先認證為產教融合型企業,享受“金融+財政+土地+信用”的組合式激勵政策等,以此提升產業、行業參與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的積極性、主動性。這些表述體現了國家對于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的高度重視,反映了國家層面各機構協調合作,明確了國家相關政策的互補和協同……【詳細】

如何將產教融合納入評估體系

良好的運行保障機制離不開完善的評價制度。《方案》中進一步明確了完善專業學位授權點合格評估制度,將產教融合培養研究生成效納入評估指標體系,并與專業學位點建設等支持政策相掛鉤,充分反映了國家對于“產教融合是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的鮮明特征和核心價值”的認同。同時引入第三方評價制度,充分發揮行業協會、學會等第三方組織在專業學位教育中的積極作用,體現了產教融合的多方利益相關者在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治理體系中的作用。【詳細】

為什么要建立與就業聯動新機制?

目前,我國在很多領域都有尚待突破的關鍵技術,這些技術相當程度集中在科技應用和轉化方面,需要大量創新型、復合型、應用型人才。要培養眾多的符合行業產業需要的高層次人才,必須建立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培養與就業聯動新機制,密切與行業產業協同培養,著力提高學生的職業勝任能力,為解決行業產業重大問題、“卡脖子”問題提供人才支撐。【詳細】

建立就業聯動新機制有哪些措施?

《方案》要求碩士專業學位應更加突出掌握相關行業產業或職業領域的扎實基礎理論、系統專門知識,以及通過研究解決實踐問題的能力。《方案》還通過賦予行業產業類別申請權的方式,更有針對性地提高專業學位研究生人才培養類型、層次、結構對行業產業的適應性、針對性,引導培養單位按照行業產業需要的人才類型進行培養,減少人才培養和需求方的信息錯位,提高就業質量。【詳細】

在動態反饋機制上如何發揮行業產業優勢?

行業產業是專業學位研究生就業的吸納方,從就業和職業勝任能力角度對人才培養質量評價最有發言權,最具權威性。要發揮行業產業在人才需求和就業狀況動態監測工作中的重要作用,建設面向培養單位和雇主的人才培養和就業調查數據平臺,運用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技術,動態監測人才需求和就業狀況,每年發布人才需求和就業狀況報告,完善培養與就業聯動的動態反饋機制。【詳細】

專業博士占比小,學術博士面臨“市場錯位”

1997年,我國專業博士首次設立于臨床醫學領域,次年共招生436人。截至目前,已設立工程、口腔醫學、教育、獸醫、臨床醫學和中醫學六種專業博士類型,2018年共招收專業博士6784人。專業博士招生規模年年增長。在一些人看來,我國專業博士的培養規模仍有可擴大的空間。他們給出的理由是,在一些高等教育發達的國家里,專業博士占博士學位授予總數的一半以上。【詳細】

專業設置不能盲目追求數量擴張

到底哪些領域要增設專業博士?標準又是什么?《方案》提出,博士專業學位類別設置的重點是工程師、醫師、教師、律師、公共衛生、公共政策與管理等對知識、技術、能力都有較高要求的職業領域,也可根據經濟社會發展需求,按照成熟一個、論證一個的原則,在其他行業產業中設置,一般應具有較好的碩士專業學位發展基礎。理論上,大幅擴招,要通過增設專業博士類別來達到。【詳細】

專業博士與學術博士須避免同質化

和專業碩士一樣,專業博士對專業實踐基地、校外導師的數量和質量都要求頗高,很多高校依然困在“重學輕術”的傳統觀念之中。專業博士培養出現了兩個極端:一種是將其視為“編外人員”,既把它排除在學術博士培養模式之外,又未形成較為成熟獨立的培養模式;另一種是將其視為“附屬品”,幾乎照搬學術博士培養模式,與“復合型、實踐性”人才的培養目標背道而馳。【詳細】

編輯:劉京艷
彩88官网 彩88app官网